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难过无聊思念寂寞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民间故事童话故事神话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麦仑·沙迈追求漂亮女人的故事

发表时间:2021-11-02  热度:

 古时候,埃及有个名叫阿卜杜拉·拉哈曼的生意人,他有一儿一女,兄妹两人都长得超凡脱俗,如花似玉。因此商人给儿子取麦仑·沙迈,女儿取名卡本·萨哈。

阿卜杜拉·拉哈曼因为自己的子女生得太美丽可爱,把保护教育他俩视为头等大事,为了避免他人嫉妒的流言蜚语和坏人的阴谋诡计,他把他俩关在家中苦心栽培。除了父母和仆役外,整整十四年,他兄妹都没有和外人交往。在那漫长的十四年里,商人夫妇教子女读书、写字、背诵《古兰经》,并用文学艺术熏陶他们。直到儿子长大成年,商人的老婆才对丈夫说:
“你打算把儿子关到什么时候,总得让他出去见见世面吧。他到底是男还是女啊?”
“他自然是男子汉。”
“他既然是男子汉,为什么你不带他到生意场合跟你学习做买卖的本领,并同往来的客商结识呢?这样人们都会知道他是你的儿子。你这么做,等你有一天到真主面前去的时候,众人都知道麦仑·沙迈是你的儿子,他有权继承你的遗产;否则,你若悄无声息地撒手一去,麦仑·沙迈即使对人说:‘我是阿卜杜拉·拉哈曼的儿子。’人家也会认为是凭空捏造。人家会说:‘我们没有见过你,我们不知道他有你这个儿子。’那时候,官家会来没收你的财产,统统收归官府,你的儿子就丧失继承权了。同样,我也主张让我们的女儿卡本·萨哈在大家面前亮亮相,叫人们对她有个好印象,说不定会有门当户对的小伙子前来求婚。我们可以借机替她完成婚姻大事呢。”
“我之所以这样做,纯粹是为了保护他兄妹二人不遭伤害,因为他们生得实在太可爱了。可爱的人容易惹人嫉妒。”
“真主会保佑他们的!他们不会有事。今天你带儿子到铺子里去看看吧。”
于是她把儿子体面地打扮起来,给他穿戴华丽的衣冠,把他打扮成惹人注目的中心人物,让他父亲带着出去。
在去集市的路上,看见他的人,又惊奇又羡慕,被他的美貌所吸引,依次走到他面前,吻他的手,向他问好,围着他看,有人说:“阿卜杜拉·拉哈曼家中升起了太阳,照亮了整个街市!”又有人说:“阿卜杜拉·拉哈曼的家里升起了一轮新月!”还有人说:“节日的新月从阿卜杜拉·拉哈曼家中崭露头角了!”
大家指指点点又夸赞又为他祈福。
阿卜杜拉·拉哈曼对那些追随的人群非常反感。听了他们的赞叹,更觉得面红耳赤。他拿人们无可奈何,只埋怨自己的老婆,暗里咒骂她,怪她不该怂恿自己带儿子出门,惹出这种事来。他回头一看,前后左右都是追着看热闹的人群。经过大街,来到铺子门前,他打开铺门,让儿子坐在身旁,和他一同坐在铺中。只见门前挤得水泄不通,连过路的人也要进来看他的儿子,而且不肯走。于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围着他看。
商人眼看人们成群结队地瞅他的儿子,感到很不舒服,又感到难办,一时竟不知所措。

麦仑·沙迈和苦行者

正当阿卜杜拉·拉哈曼感到尴尬为难的时候,突然有个道貌岸然的苦行者从人群中挣脱出来,对着麦仑·沙迈标致漂亮的容貌,又吟又颂,感动得痛哭流涕。继而他用右手摸着白发,缓缓走向麦仑·沙迈。他的威严令在场的人们肃然起敬。他失魂落魄地望着麦仑·沙迈,令人惊奇地献给他一束鲜花。商人忙掏出几个银币,付给他,说道:“修行者,快拿着你的报酬走开吧!”
苦行者收了钱,一屁股坐在铺前的长凳上,望着麦仑·沙迈,泪如泉涌,不可收拾。人们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身上,猜疑道:“修行者不是好东西。”有人说:“八成是这个修行的爱上那个青年了。”
商人看见这种情景,一下子爬起来,说道:“儿啊!我们关门回家吧,我不做生意了。全是你母亲干的好事,愿安拉惩罚她,惹出这许多是非。”
“喂!修行的!快走开,我要关门了。”商人接着向苦行者喊叫了一会儿,随即关上铺门,带着儿子走了。可是看热闹的人群和那个苦行者一直跟他父子身后,直到他家门口。商人见儿子麦仑·沙迈进屋去了,才回头对修行者说:
“修行的,你怎么了?你为什么痛哭流涕?”
“我的主人,我等着做你的座上宾。你接待我,等于接待了安拉的客人。”
“我竭诚欢迎安拉的客人,那你请进来吧。”
商人想:“这个苦行者要是对我的儿子居心叵测,或行为轻薄,我一定饶不了他;假若他是正人君子,那么我应尽地主之谊招待他吃喝。”商人心存此念,请修行者进家门,让他在客厅里坐下,又立即悄悄对麦仑·沙迈说:“儿啊,我走后,你陪修行者坐一会儿,我从窗户里偷看他,他只要有一点轻薄行为,我马上来杀死他。”
麦仑·沙迈遵从父亲的话,独自在客厅里陪客,坐在苦行者身边。那个苦行者呆呆地望着他,一个劲儿在那里哀伤哭泣。麦仑·沙迈跟他说话,他总是毕恭毕敬地回答,而且不停地唉声叹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晚饭时,他仍然边吃边哭,一直盯着麦仑·沙迈。二更时分,该是睡觉的时候了,商人吩咐麦仑·沙迈:“儿啊,你好生伺候这位修行的伯伯,不可疏忽大意。”
“不,我的主人,把孩子带走好了。或者你跟我们睡在一起吧。”苦行者见商人要走,便说道。
“不必。喏,这是我的儿子。他跟你睡在一起,如果夜里有什么需要,他会伺候你呢。”
商人说完,走出客厅,悄悄地藏在隔壁的屋子里,从窗户里偷偷察看苦行者的行为。麦仑·沙迈走到苦行者的跟前,轻薄地跟他说挑逗的话。苦行者十分生气,神情严肃地对他说:“孩子,你说些什么呀?求主保佑,这是安拉绝对不允许的。我的孩子,你快离我远些。”说着,他自己赶紧爬了起来,远远地躲开。
麦仑·沙迈却追了过去,说道:“修行的,我从心底里喜欢你,你怎么不懂得珍惜呢?”
“你再不放规矩此,”苦行者更加生气了,“我就叫你父亲来,把你的行为全都告诉他。”
“家父知道我的行为,他不会管我的。”
“向安拉起誓,我是不做这种坏事的。即使把我杀了,我也不干。”他不顾麦仑·沙迈的一味纠缠,断然起身,面对圣地麦加的方向,朝拜了两次。刚拜完,麦仑·沙迈又过来纠缠、骚扰他,他只好又拜了两拜。这样连续不停地拜了五次。
麦仑·沙迈问道:“你这是拜谁呀?放着好事不享用,却整夜站在礼拜坛上,难道你要得道升天吗?”
“孩子,你快赶走附在你身上的魔鬼,快虔心诚意的皈依安拉吧。”
商人在隔壁屋里,亲眼看了发生的一切,听了他们的谈话,证实了苦行者是个好人,并没有心存歹念。他暗暗地想:“如果这苦行者是个坏人,那他用不着处心积虑,花这么大力气回避了。”
苦行者为避免骚扰而继续做礼拜的时候,麦仑·沙迈却仍一个劲儿打扰他,致使他终于忍无可忍,脾气大发,不顾一切粗鲁动手,把麦仑·沙迈给打哭了。商人听到孩子的哭声,走进客室,替他擦干眼泪,把他抚慰一番。然后他对苦行者说:
“老兄,你既然是个正经人,可你看见我儿子的时候,为什么会伤心落泪呢?这当中难道有什么隐情吗?”
“有的。”
“你先前悲哀哭泣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不是好人,因此,我才叫孩子那样做,借此考验你的品德。我早想好了,如果发现你有什么轻薄言行的话,我非杀死你不可。后来我亲眼目睹了你的正直言行,才明白你是个正直本份的人。向安拉起誓,把你哭泣的原因告诉我吧。”
“唉!我的主人啊!你别提我的伤心事了吧。”
“不,你非告诉我不可。”
于是,苦行者讲了一段故事——

巴士拉女郎的故事

你们要知道,我是浪迹天涯的苦行者,借以观察世间奥秘。事情巧得很,有一天,是礼拜五的午前,我在巴士拉城中闲逛,见大街上家家户户铺门都敞开着,可是所有的店中都空无一人,男女老幼全不见,连猫狗也不见踪影。整个城市万籁俱寂,既不见一个人影,也没有神魔出现的迹象。我对这种情景感到万分诧异,对自己说:“瞧,城中人带着猫狗都上那儿去了?安拉对他们做了什么?”
当时我饿得发慌,便从面包店的炉中取出热饼,再到油店中,拿饼蘸奶油和蜂蜜吃,又去茶馆喝茶,接着又上咖啡店去,喝壶中煮沸了的咖啡。吃饱喝足了,才自语道:“这实在太奇怪了!好像城中的居民突然死绝了,或者他们是因为逃避突然降临的灾祸,才来不及关锁铺门,逃难去了吧!”
正当我苦思冥想,自言自语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鼓声。我感到十分害怕,赶忙躲藏起来,悄悄地从洞隙中向外偷看,只见是一群长得如花似玉的姑娘,她们都没有蒙面纱,一对一对地走了过来。我一数,她们总共八十人,分为四十对。其中有位年轻的姑娘,骑着一匹用珠宝镶饰的金鞍银辔的骏马,那个小姑娘脸上也没戴面纱,身着最名贵的衣裳服饰,打扮得十分艳丽,简直是倾国倾城。她脖子上戴着宝石项链,胸前挂着珠宝玉石的胸饰,手上戴着闪闪发光的手镯,脚上系着镶有珠宝玉石的脚镯。其余的姑娘拥着她。她身边还有一个佩着一把长剑的女保镖,她的剑是翡翠做的,而剑鞘上镶满珠宝玉石。
那个美丽的姑娘来到咖啡店附近,勒住马缰,吩咐道:“姑娘们,我听见这间铺子里有人的喘息之声,你们快进去检查,别让一个人躲在里面偷看我们,我们都没有戴面纱嘛。”姑娘们奉命,一窝蜂进去仔细搜索。当时我躲在对面的咖啡店中,吓得六神无主。一会儿,看见她们从铺中搜一个男人,把他带到那个姑娘面前,说道:“太太,我们从铺中找到一个男人。喏,就是你面前这人。”
“把他杀了吧!”她吩咐女保镖。女保镖走向前,抽出宝剑,一剑就杀死了那个男人。然后她们撇下那具尸体,扬长而去。
我目睹了发生的一切,吓了个半死。过了不大一会儿,集市陆续有人出现,各人回到自己的铺中。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围拢来看那个被杀的人。我趁人们混乱嘈杂的当头,从咖啡店里钻了出来,虽然没有被人看见,可是我的心却跟随那位女郎走了。我对她情有独钟,私下里到处打听,但没有人告诉我她的消息。我满怀忧虑,始终惦记着她,终于离开巴士拉,流浪到这儿来,不经意间看见你的儿子,觉得他跟那个姑娘长得完全一模一样。令郎使我想起那个姑娘,触动了我对她的一片深情,所以忍不住伤心流泪。这就是我为什么悲哀哭泣的原因。
修行者谈了他的经历,大哭了一场,对商人说:“我的主人!向安拉起誓,求求你,放我走吧。”
商人十分怜悯他,就很恭敬地开门送他走了。

麦仑·沙迈的巴士拉之行

苦行者的那番话,对麦仑·沙迈影响很深。他一心想着巴士拉城中那个美丽可爱的女郎。次日早上,他一起来就对他父亲说:“商人的子弟都习惯出去经商赢利,做父亲的总是预备货物,让儿子带到别的城市去经营赚钱。父亲,您怎么不给我备些货,让我出去闯荡,试试运气呢?”
“儿啊!做那种生意的都是本钱不多的小商贩。他们让儿子出去经商,为的是赚钱养家糊口。我自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钱财物,又没有什么企求,怎能让你出去吃苦受累?咱们父子的感情深厚,我是一刻也不愿与你分开的,何况你生得这样英俊,从小在温室中长大,叫你一个人出去经营,我太放心不下了。”
“父亲,您老一定得给我预备货物,让我出门经商。要不然,即使没有本钱、货物,我也会偷偷地逃走呢。如果您想让我听您的话,就请给我预备货物,让我出门经商,由此我也可以领略各地的风土人情。”
商人见儿子一定要出外经商,便对老婆说:“儿子要我给他预备货物,让他出去做买卖。依我看,背井离乡,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出去做买卖有什么不好的?这本来就是商人家的习俗嘛。商人的子弟,都以出去做买卖赚钱为荣呢。”
“许多生意人其实很穷,他们想赚大钱,不得已才背井离乡,外出奔波劳累。至于我的钱财,已经够多的了。”
“财富再多一点没有什么不好的,如果你不答应他的要求,我拿自己的私房钱给他预备货物好了。”
“他这么年轻就出远门,我怕会发生悲惨可怕的事呢。”
“出门经商以望发财,这是正大光明的事,我们不该阻拦儿子。要不然,他背地里悄悄出去,我们找不到他,那才丢脸呢。”
商人觉得老婆的话有道理,很干脆地拿出七万金币给儿子预备货物,同时商人老婆也给了儿子四十颗价值不菲的宝石。这些宝石的价格,最少的也值五百金币。她嘱咐儿子:“儿啊,你把这袋宝石带去,万不得已时它会给你带来好处呢。”
麦仑·沙迈把装着宝石的袋子挂在腰里,携带着货物,辞别了父母,向巴士拉出发了。他一路不停地跋涉,当距巴士拉只剩一天路程时,他却不幸被匪徒抢劫。他的衣服被剥,随从被杀,他自己血迹斑斑地倒在死人堆中。强盗以为他死了,抢了货物,一哄而散。强盗走后,麦仑·沙迈从死人堆里爬起来,发现货物已被抢得精光,仅剩腰间挂着的那袋宝石。他悲哀之余,继续赶路,终于来到巴士拉城中。
事情巧得很,他到巴士拉的时候,正好是礼拜五,整个城市鸦雀无声,不见人影,跟那个苦行者述说的情况完全相同。街上没有一个人,商店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货物,门窗全都是敞开着,他走进一家饮食店,饱餐了一顿,然后在街上遛达,沿街参观。这时候,忽然传来喧闹的人声,他立刻躲进一家店铺里,趁那些姑娘们从铺前经过时,亲眼看到了她们。姑娘们去了之后,人们渐渐出现在街头,继而越来越多,熙熙攘攘,川流不息。整个城市生机勃勃、热闹非凡。麦仑·沙迈找到一家珠宝商行,以一千金币的价钱卖了一颗宝石,作为生活费用。他在城中过了这第一夜。

麦仑·沙迈结识理发匠

第二天,麦仑·沙迈去澡堂洗得干干净净,换上新衣服,打扮得十分漂亮,好像一轮灿烂的明月。接着他以四千金币的价钱卖了四颗宝石,置备了几套华丽的服装,整整齐齐地穿戴起来,来到街上闲逛,参观市容。他从一家理发店门前经过时,顺便进去理发,跟理发匠攀谈道:
“老伯,我是从外地来的。昨天我进城来,见城中空无一人,随后我看见一群姑娘,她们中有个异常美丽的女郎,骑着马,被其余的姑娘前呼后拥地围着,慢慢走过大街。”
“孩子,这个消息你跟别人谈过没有?”理发匠问。
“没有。”
“孩子,你要小心,千万别提这桩事情。因为人们爱嚼舌头,什么秘密都会一传十、十传百。你年轻不晓世事,我担心你的话要是被人传到那个女郎耳中,他们会加害你呢。你要知道,孩子,从来还没人见过你看见的那种情景,外地人更不知道。至于巴士拉城中的居民,快叫这种祸患折磨死了。因为一到礼拜五,人们一清早就必须把猫狗拴好,不得让它们四处乱跑,所有的居民都要把房屋的门窗关起来,到清真寺回避。任何人都不许在街上行走,更不能从窗户里偷看。为什么会这样?没有人知道。不过,孩子!今晚我向老婆打听一下,因为他是个接生婆,经常给达官贵人接生,随便出入他们的府第,因此消息灵通,知道城里发生的各种事情。若是安拉的意愿,明天你再来,我把向老婆打听到的事讲给你听。”
听理发匠那样说,麦仑·沙迈非常高兴,掏出一把金币,递给他,说道:“老伯,这些金币是我孝敬伯母的,我敬奉她如我的生身母亲。”接着他又掏出一把,递给理发匠,说道:“这是我孝敬老伯你的。”
“孩子,你在这儿坐着等一会儿,我这就去向老婆打听一下,再来告诉你实在情况吧。”
理发匠让麦仑·沙迈在铺里等他,自己匆匆回家去,对老婆谈了结识麦仑·沙迈的经过,说道:“希望你把真实情况告诉我,我好转告给那个富商的儿子。他慷慨大方,挥金如土,如果我们告诉他真相,他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好处呢。”
“你去把他带来吧。你对他说我向他问候,叫他到我们家里来听我讲好了。我会让他不虚此行的。”

巴士拉女郎的来历

理发匠遵照老婆说的,一路跑回铺子,见麦仑·沙迈还坐在那里等自己,就跟他说道:“孩子,来吧!跟我去见我老婆,她会让你满意的。”于是他带麦仑·沙迈回家,介绍给老婆。接生婆热情周到地接待麦仑·沙迈,请他坐下。麦仑·沙迈掏出一百金币,送给她,说道:
“伯母,请你告诉我,那个女郎是谁?”
“孩子,告诉你吧,从前印度国王送给巴士拉国王一颗宝石,巴士拉国王要在宝石上钻孔,因而把许多宝石商人召进宫去,对他们说:‘我要你们替我在这颗宝石上钻个小孔。谁钻孔成功,我将赏赐他,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他。但谁要是弄破了这颗宝石,那我非处决他不可。’
宝石商人你看我,我看你,都非常害怕,说道:‘陛下,宝石性脆、易裂,因此,我们谁都不敢保证顺利完成任务,而且弄破宝石的可能性很大,恳求陛下别为难我们这些无能之辈。给这颗宝石钻孔,只有我们的头儿才能胜任,他是我们中技艺最高超的。’
‘谁是你们的头儿呢?’国王问。
‘他叫尔彼,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巨匠,很有学问,家财万贯。请陛下把钻孔的任务交给他吧。’
国王采纳了他们的意见,提出同样的条件,叫尔彼替他钻孔。尔彼按照国王的指示给宝石钻了小孔,国王十分满意,说道:‘大师傅,你希望得到什么样的奖赏,请开口吧。’‘恳求陛下推迟赏期,允许我明天再来求赏吧。’
尔彼不肯当时就求赏,恳求推迟赏期,那是因为他要向老婆请示,同她商量。他老婆就是你所见的,被姑娘们簇拥着过街的那个女郎。他疯狂地爱她,也是由于过份地宠爱她,他每做什么事,都要先向老婆请示、商量,因此,他请求国王推迟赏期。他回到家后,对老婆说:‘国王答应赏赐我,因为我给国王心爱的一颗宝石钻了小孔。我恳求推迟赏期,以便跟你商量。告诉我你希望得到什么样的赏赐,我可以请求国王满足你的愿望。’
‘我们家里家财万贯,这辈子都用之不竭。你要是对我一片真心,那我希望国王为我颁布一条禁令:叫城中的居民每逢礼拜五中午前两小时,都上清真寺回避,或者躲在自己家里,关门闭户,男女老少都不准在街上停留,城里的商店却必须打开,让我带丫环骑马在城里观览市景。如果有谁胆敢从门窗里偷看,一旦被发现,我有权杀死他。’
尔彼按老婆的意思如此向国王求赏,国王答应了他的这个请求,果然差人向城中的居民宣布禁令。其他的人听了禁令,满心忧虑,埋怨道:
‘没有人守着铺子,万一有猫狗来为祸怎么办呢?’
为了不让畜牲来破坏店里的什物,国王又颁布了一条禁令:把猫狗也拴好,不让它们乱跑,要待这女郎游览完毕才把它们放开。从那以后,BR的老婆就享有这种特权,每逢礼拜五,总在午前两小时骑马带丫环出来逛街,气势嚣张,排场阔绰。这就是城中没有人影的原因。”

小娘子的悲剧

阿卜杜拉·拉哈曼等前来欢迎麦仑·沙迈的亲戚朋友都走了,才有时间坐下来陪儿子谈心。他问道:“儿啊,为什么会带那个使女来?买她花了多少钱?”
“父亲,她不是使女。说实话,我就是为追求她才远离家乡的呢。”
“为什么呢?”
“她就是那个修行者在我们家过夜时说起的那个女人呀。从那时起,我一直对她念念不忘,总盼望与她相见。当时我不断请求您准我出远门,正是因为想去追求她;我为她不惜跋涉千里,以至于经历千辛万苦,最后只剩我一个人孤独地流浪到巴士拉……”
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描述了一番。
“儿啊!经过那种种苦难之后,你跟她结了婚吗?”
“不,还没有结婚,不过我是说过要娶她做妻子的。”
“你真的要娶她吗?”
“如果您老人家答应,我就娶她。如果您不答应,我就只好放弃了。”
“你要是真的娶她,那我永远都跟你断绝关系。我会永远都怨恨你。那个贼妇对自己的丈夫干那种丑事,你绝不可以娶她做妻子!跟你说,她会使用对付她丈夫的那种方法,和别人一起来对付你呢。她是一个荡妇,荡妇是靠不住的。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会怨恨你。你如果听从我,我就为你找一个聪明活泼、端庄秀丽的大家闺秀。我宁愿花掉所有家当,大张旗鼓地给你办婚礼,我会为你的金玉良缘而高兴、自豪。我们宁愿听别人说:‘某人娶了某家的大家闺秀。’绝不想听别人说:‘某人娶了一个不知从哪弄来的浪女人。’”
老人不断地举出各种书本中的格言警句劝告儿子,让他抛弃原来的想法。
“父亲,既然这样,我不娶她了。”
“你真是我的好孩子!”老人热烈地吻着麦仑·沙迈的前额,“儿啊,以你的生命起誓,我一定帮你娶个美貌绝伦的妻子回来。”
阿卜杜拉·拉哈曼把小娘子和她的女仆一起关在楼房里,恶狠狠地对她说:“现在我将你和你的女仆关在这里,等有买主上门,我就卖掉你们。要是你不听话,我就杀死你们,因为你跟你的女仆是一对狼狈为奸的坏东西。”
他还指派一个黑女仆看管她们,给她们送食物,并吩咐夫人:“你给我好好看住这两个女人,除送茶的女仆外,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上楼。”
从此,小娘子和她的女仆被囚禁在楼房里,不见天日,终日悲伤痛苦。她十分后悔当初不该戏弄自己的丈夫。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第三方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