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难过无聊思念寂寞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民间故事童话故事神话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他竟和儿子成了裢襟

发表时间:2022-03-25  热度:

 

 
 
  一、谢云
 
  谢云的个子不算高,也就160厘米吧。是姥姥养大的,他没听姥姥说过关于父亲的事,只听姥姥说过他母亲死得很早。
 
  他喜欢去网吧打游戏,不喜欢读书,小学都没毕业就辍学了。但人聪明,嘴又会说,什么人都谈得拢。网吧老板对他也不错,时间久了,他还成了那老板的小弟。老板有事叫他做,他跑得快,就是来上网的人,叫他做点啥,他也从不推托,所以,来上网的顾客也都叫他小弟,对他印像也不错。
 
  后来姥姥死了,没生活来源,老板就正式让他当了一名网管。
 
  他虽然没多少文化,但从小就在网吧里混,不懂的就问问各位大小游戏朋友,再加上老板的调教——
 
  所以网吧里的问题他也能解决一些,不过问题太大了,还是得叫老板。
 
  二、网管
 
  “小弟,我这台电脑一直卡,卡了一阵还黑屏了,怎么办?不然就给我换一台。”一位漂亮的小姐姐找到谢云,谢云去弄了一阵,没搞好,今天老板又有点事出去了。“小姐姐,别急,我会给你想办法,你先看下钟,从现在起,我给你把时间往后推就是了。”随后他又走到后面那台电脑旁边,“汪哥,能帮个忙给看看?”“小弟,哥今天有点忙,我肚子饿了都没走,就是想早点把这张图画完,好去弄点吃的。”那汪哥两只眼睛认真地看着显示屏,一边说一边还在不停地,游移着手中的鼠标。“这好办,你先去帮忙看看,我去给你把吃的弄来。”“那我就没办法推了,只有去给你看看。”说完,汪哥就移坐在小姐姐那台电脑桌边了——
 
  三、汪哥
 
  小姐姐用的那台电脑是系统坏了,汪哥给它重装过后就好了。谢云的饭也买回来了。汪哥接过谢云买回来的盒饭,照往常一样拿出20元钱来给谢云,谢云伸出双手做出推势,“汪哥,今天的饭钱我哪敢要,你帮我那么大的帮,难不成一盒饭都舍不得。”“你当真不要?”“不能要!”“你当真不要,也拿你没办法,我本来打算要收你老板的修理费,这下我吃了你的饭,就不好收他的钱了。你知道,去店里装一次系统得要50元。你老板又嫌了,难怪他那么喜欢你——”“不好意思,今天耽搁了汪哥的时间。要说这事,也不是老板赚了,是我还没学到汪哥那么好的技术。”“有空我教教你。”谢云正要回话,那小姐姐把他瞄了一眼道,“就算汪哥有时间教你,你学得会?学技术要文化,别浪费汪哥的时间,你只有去帮帮忙、跑跑腿,买点盒饭之类的——”“那是,那是。你今天有啥事让我做的吗”“有呀,我也饿了。”她一边说一边就把钱递给了他。“这钱能买两份,你吃得完?”“你忘了?还有份是你的——”
 
  四、小姐姐
 
  “你经常都出钱给我买盒饭,今天我也该请你吃顿饭。”“好哇!那就请呀。不过你请我就不能吃盒饭,也不能去路边摊,得上酒楼——”“也行,那你先等等,我兜里没那么多钱,等我回去再拿点来。”小姐姐一把抓住转身要走的谢云,“去拿什么呀,你有多少钱出多少钱,剩下的姐出。”“那还叫我请你?”“姐不在乎这些,只要你有请姐吃饭的意思就行。”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迎面急驰过来一辆小车,眼看就撞上来了,谢云反应及时,伸出双手用力把小姐姐,向着旁边推了开去。小姐姐还没回过神来,就一个趴扑跩了下去(脸朝着地面摔下去),她以为是谢云在恶作剧,心里好生气愤,待她爬起身来一看,谢云已经被那小车撞得满身是血,而且还断了一条腿——
 
  五、毕冬梅
 
  小姐姐叫毕冬梅,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已经没了,是她姐养大的,她姐大她12岁,姐婚后还养着她,姐夫岁数虽然大了她姐许多,但很有钱。姐夫平时惯着她姐,她姐平时也惯着她。她也是个打游戏的迷,家里有电脑她不玩,偏偏爱上网吧,因为那里有很多高手,怎样进阶、怎样进段都能找到人问。她在那里认识的人多,她和谢云要算比较好的。谢云这次为救她又受了重伤,好在还没有性命之忧。
 
  ————————
 
  毕冬梅一直都在看护着谢云,2个多月了,她就住在他家里,她姐也没有过份管她,因为谢云必竟是为救她妹妹才受的伤。
 
  冬梅没去细想啥是恩,啥是报恩,她只知道他对她好,她就应该对他好。所以他有什么要求,她从没拒绝过,哪怕是过份的,和无理的——
 
  六、心上人
 
  “梅姐,我的腿好了,能走路了,看哪天找个时间去你家一趟。”“去我家?去做啥?”“我得去感谢你姐和你姐夫,他们来来回回不知跑了多少路,才给我讨回了受伤的赔付款,还为我花了不少钱。”“他们也应该,因为你救了她的妹妹。”“妹妹,我要是叫你妹妹,我救你也是应该的。”“你本来就比我小,凭啥叫我妹妹?”“养伤这两、叁个月中,啥事都做不了,连床都下不了。全都靠着你,你啥事都帮我做,不该做的事也帮我做,不该你看的地方也让你看了,你就是我的人了。”“你的什么人?”“心上人。”“啥是心上人?”毕冬梅本来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听他这样一说心里很是高兴,表面上却故意这样问。“就是象老婆的那种呀!你说老公叫老婆,是该叫妹或是该叫姐?”冬梅有点不好意思了,“梅妹,以后你得叫我哥。”“那就叫你哥嘛,哥!我的小哥哥!不害臊,明明比我小,硬要当我哥。看不出来你这小家伙,岁数不大,懂的还不少,明堂也多——”
 
  七、姐夫
 
  “叔,你好!”“他是我姐夫,你怎么叫他叔,你得跟我一样叫他哥。”谢云不太同意毕冬梅的说法,“从年纪上看,我是得叫他叔嘛。”“冬梅你先别闹,坐下再说。”那姐夫把谢云细细地端详了一阵,“你这一声叔呀!我怕是受得了哟!”“姐夫你说啥?照你这样说,我以后不是也该叫你叔?”“你随便吧,咋叫都行。”“那怎么行,规矩还是要讲的,叫姐夫,谢云也得叫姐夫,不能乱了套。”毕冬梅的姐姐毕秋菊,态度很是坚决地说道。那姐夫又道,“我说的是随便,没有硬要他们叫叔。”“反正不能叫叔。”
 
  那姐夫似乎又想到点啥——
 
  “我一看到小谢,就感觉到跟他很有缘份似的:
 
  ——那天谢云被车撞伤,失血过多,要输血,他又是b。ab型血,当时血库里恰好没这种血,又找了些献血者,他们都不是这种血型——
 
  这时候我刚好来到医院,听说他需要的是b。ab型血,我不就是b。ab型血吗。
 
  但是,我又想了下,为一个小混混捐血,值不值得呢,我都快50岁的人了,他虽然救过小姨子,只要多给他点钱也就是了。
 
  我进了病房,又看到恶病质状态的谢云,那是严重创伤后,急需输血的状态。我又有些不忍了,我随即转变了念头——我得救他——
 
  事后总觉得谢云的相貌好像‘那个人’,还有那血型,咋也相同——”
 
  冬梅听到她姐夫说‘那个人’时,便有些好奇。“你说谢云的相貌像‘那个人’,‘那个人’是谁——”
 
  八、叔
 
  “叔,多亏了你,不然我就没命了。”“我叫你喊他哥,怎么又在叫叔。”“就他那岁数,还是叫叔比较好,叫他哥,显得没老少。”谢云仍不接受毕冬梅的说法“照这样算下来,你得叫我姨。”“我叫你姨就是了。”“真是——我怎么交了个傻子男朋友。”那姐夫见着他们斗嘴,有些好笑,“你别说他傻,不是他傻傻地救了你,也不会受伤。”“你怎么帮外人说话?”“他是外人吗?他就快成我的妹夫了。”毕秋菊听到这话,趁机就站到她妹妹一边,“既然如此,小谢就更不能叫你叔了。”“你怎么老是这样子说,记得你当初,不也是叫我叔嘛。”毕秋菊笑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位叔。”毕冬梅也笑了,“那以后我们都管你叫叔好了。”“那我就是你们的叔了呦!”姐夫也有点搞笑。
 
  之后他又问谢云,“你爸妈是做啥工作的?”“我没有爸,只有妈,姓都是随妈的,妈生下我不久就死了,是姥姥养大的,现在姥姥也没了。”“那你知道你妈的名字吗?”“听姥姥说她好象叫谢惠。”那姐夫的神情一下子就有些异样,但很快地又恢复了正常,“你今年多大了?”还没等谢云回答,毕冬梅抢上了,“比我小四岁,今年应该十八了。”“十八了,十八了呀——”
 
  九、肖良夫
 
  毕冬梅那姐夫叫肖良夫,是经营汽车业的大老板,不过这产业不是他创造的,是他哥的奋斗成果。他哥因为没有儿子,连女儿也没有,死后才让他接掌了这份产业。他哥临死前一再嘱咐,‘我没有儿子,你一定要生个儿子,不要让我辛辛苦苦挣下的家业,落到外人的手里——’
 
  肖良夫到是想生个儿子,可娶的那老婆,都十几年了,就是没给他生。真是,怕啥事来啥事——
 
  这肖良夫,一方面,是自己想有个儿子,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那死去的哥哥一个交待,可是,现在的情况他也没法交待呀——
 
  ——————---
 
  肖良夫喝得很醉——
 
  司机把他送到家门口,来接人的是小保姆谢惠,“你——太——太呢?”“她回娘家去了,说是过两天就回来。”“过两天回来,不回来才好,她早就该回娘家了”谢惠用肩臂扛扶着他走,到了床边,又慢慢地侍候着他躺下,然后打算转身离开。可她的手却被肖良夫紧紧地攥着,“你去哪里?”“我去给你倒杯水来。”“我不要水,我要你的嘴——”他一边说一边硬生生地把她拖拽上了床,然后把那张酒气熏天的嘴吻在了她的嘴上——
 
  十、你老婆的心肠有点歹毒
 
  “你这个老不正经的男人专门欺服小保姆。”肖良夫听到毕秋菊说的话笑了,“是吗?哦!你原来也是小保姆,不过你不同。”“我哪里又不同?我当保姆的时候,不也被你欺服过嘛。”“可你上位了呀,谢惠就没你那福份了——”“谢惠后来怎么样了?你不会沾了人家的便易,就什么都不管了吧!”“我正要管的时候,她却被我老婆给辞退了。我问老婆,为啥要辞退谢惠?老婆竟理直气壮地跟我说,因为她不能生养,怕能生养的谢惠会取代她。我叫她去把谢惠找回来,她还很得意地说,‘找不回来了,谢惠被我卖了’。”“真的被她卖了?”“不知道,反正她就这么说的。”毕秋菊也有点气愤,“你老婆的心肠有点歹毒呦。”“那是从前的老婆,我现在这老婆还没那么狠。”“那也不一定,不信你再去弄个小保姆回来,亲热给我看看。”“你又没有娘家回,天天都在家里监视到的,我根本就没那机会。”“不说这些没用的了,说说你那歹毒的老婆。”“这事情说来也巧,我在翻看录音记录的时候,忽然听到那天和她争吵时说的话,没想到那些话,竟然被我无意识的录了下来。”“那又如何?”“我便以此为据,逼迫她离婚,不同意,我就要报案——”
 
  十一、你妈一点遗物都没留下?
 
  “你老婆那么狠的心,也该有这种报应。”
 
  “之后我就不想找老婆了,只想知道谢惠在哪里,我找人暗里去向人贩子打听,只要人在,我出多少钱都要把她买回来。几年了,哪里有她的影子呀!”
 
  谢云听到这些话,有些迷糊,觉得这事好象跟自己有点关联,似乎又不太关联得起来,他没说话,静静等着往下听。
 
  “后来有人又给我找来个小保姆。”肖良夫指着毕秋菊,“她就是你,后来我又欺服了她,再后来我就要了她。”毕冬梅调皮地道,“再后来你就成了我的姐夫!”“我也多了一个小姨子。”“小姨子又给你带回来个妹夫。”“冬梅,这事你还别忙着说。”“为什么呀?”
 
  肖良夫没有回答毕冬梅的话,转过来冲着那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谢云道,“你妈那么早就死了,一点遗物都没留下?那怕是一小点——”
 
  “有只镯子,姥姥临死才说是我妈的。”“你看哪天去拿过来让我看看。”“不用哪天了,东西就在冬梅那里,叫她拿出来就是。”
 
  十二、两只镯子
 
  肖良夫接过冬梅递过来的镯子,他细仔地看了一下,认出那镯子,正是当初送给谢惠那只。他接着又对秋菊说,“把你那只镯子也拿出来——”
 
  肖良夫伸出两支手来,然后用各自的拇指和食指,分别拎起两只镯子,“你们看,这是两只相同玉质的镯子,一只是我妈给我哥的,一只是我妈给我的,我哥死后全都归了我,我又先后把它们,分别送给了两个小保姆。”他走到毕冬梅面前,“这镯子的主人,一下子又变成了你,你不会也想当小保姆吧!”“你总想着占小保姆的便易,老渣男。”“别说我是老渣男,我还是很规矩的,你不到十岁就在我家住,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我占过你便易吗?”“那是我姐在,你不敢。”肖良夫笑着问秋菊,“是那么回事?”“死丫头,别乱说,你姐夫还是很规矩的。”肖良夫有点得意,“听听你姐是咋说的。”肖良夫把两只镯子,分别还到秋菊和冬梅手里,“现在这两只镯子的主人,辈份有些乱,她们一个是我媳妇,一个是我儿媳妇,而这婆媳俩又是亲姐妹,乱套了!真的乱套了。”
 
  十三、以后也别叫我叔
 
  那谢云在一旁听肖良夫讲诉镯子的事,听出那意思,好象自己已经就是肖良夫的儿子了。但他一时里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害怕这个还没相认的父亲,会反对他和冬梅的事,再说这种关系让外人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更会让人误会,误会自己是为了人家的财产——
 
  所以他沉默一阵之后才说道,“叔你别说了,一只镯子说明不了什么,那东西也可能是我姥姥在什么地方捡回来的,你说的那谢惠也可能只是和我妈同名,你别为了同情一个小混混,就乱认他是你的儿子——”
 
  肖良夫听到谢云的话,顿感讶然,他没想到谢云会不认他这个有钱的父亲。这让他无法理解,一时里也无法接受,他很是无奈。“可是我们的血型——”“那也不是铁证,这世上同血型而不是亲人的多。”
 
  肖良夫还不甘心,“那不然我们去做个DNA。”“也没那必要,不过我还是得感谢叔为我捐过血,我心中会有你的。”说完便起身拉着毕冬梅,朝着门边走去。毕冬梅听他说得那么坚决,也只好顺从地跟了他。
 
  毕秋菊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很意外,她起身和肖良夫一道,送谢云和冬梅到电梯口,“小兄弟,我知道你的想法了,以后也别叫我叔,就随冬梅叫吧,我心中也会有你的,如果有啥需要,就叫冬梅回来找我。”“好的,叔!请保重——”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第三方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