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难过无聊思念寂寞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民间故事童话故事神话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年味儿——“蒸装”

发表时间:2022-03-25  热度:

 

 
 
  小时候大家生活都还不富裕,那时候盼过年最多的就是盼着那段时间实现“吃自由”——吃好的且随便吃。
 
  贫穷真的限制了人的想象力。那时人们所谓好吃的,就是过年的蒸、炸、卤煮和过年饺子。虽说进了腊月就是年,但我觉得过年从腊月二十三才真正开始呢,因为从那天起我们家开始“蒸装”。“蒸装”是动词,“装”是轻声。就是过年关于蒸货的一系列操作。
 
  腊月二十三辞灶,家家户户都要蒸年糕的,除了要甜甜灶王的嘴,粘粘他的嘴,让他在老天爷面前多说些好话,别说坏话。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粘粘我们小孩子们的嘴,小孩说话口无遮拦,大人们认为吃些年糕可能会少说些犯忌讳的话吧。实际上即使吃了年糕,犯忌讳的话也照说不误。通常是这天,大人们召集孩子们边吃年糕边开始培训,吃了年糕就不能说死啊、完啊、没有、不之类的不吉利的话和否定词,还不能动刀剪等好多过年禁忌。因为这还有件趣事,这件事还能证明我把所学能很好地运用于实践中了:记不得几岁的事了,反正是临近年关时,也已反复听过爸妈不绝于耳的过年培训。有次玩完回来渴了,就给妈要水喝,妈赶紧给我一杯水,我咚咚咚一口气喝完,妈很自然地问我一句还喝吗?这时我已不渴了,刚想说不喝了,一张嘴突然想起培训班的内容:大过年的可不能说不的!立马改口说喝。妈看我又喝了一杯,以为我渴坏了,又问:还喝吗?我当然还是不敢说不喝了。连连灌了几杯后实在受不了了,摸着被水撑得胀胀的肚子,带着哭腔勇敢地喊出:“俺不喝了!都撑死了!”一句话连连犯规啊,也不管“死”是最大的忌讳了。一家人听着我声音奇怪,一看我这模样,一下子明白了,都大笑起来。妈笑着说撑了还说喝,我委屈地说不是不让说不嘛!大家一听又都捧腹大笑起来。
 
  过了二十三,大家见面问候语会由“吃了吗”自然改为:“你家蒸装了吗”。包子是过年蒸装的主角,除了包子,还会蒸些枣花、花卷、馒头之类的。包子一般都有好多种馅的,有韭菜猪肉的、红萝卜羊肉的、大葱牛肉的、白菜肉的……妈还会用包子收口为横褶、小辫、俩角各式花样来区分各馅的包子。参与制作和品尝年味儿是那时最幸福的时光了。最好把自己弄得浑身是面粉,好显得自己卖力。看着美食在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中成型、上锅,然后闻着香味儿等待着,出锅后不顾烫手烫嘴,左手倒右手,右手倒左手,急不可耐地先尝为快,真是一种享受。
 
  吃刚出锅的包子也有风险呢。不管是灌汤包还是菜包,刚出锅时千万不能拿起就大口咬下去,那样十有八九会被热气烫着嘴,肉丸包没准还会呲出一股热汤汁,能伤到自己,也能伤到离你八丈远的别人。我小时候没少害人害己,所以吃有汤汁的包子时大家都躲我远远的。后来哥哥教我一招(哥哥吃的境界是吃出趣味):吃热包子时先要在相邻处轻轻地咬两个小口,热气和汤汁就不至于用力过猛伤人了,还可以从A口吹向B口,热气就从B口呼呼冒出去,活像蒸汽时代汩汩冒烟的火车头,这样包子也凉的快了,重要的是好玩,后来我把这玩法进行了推广,那几天小伙伴们都会拿着自家蒸的包子对着吹热气,边吃边跑边吹,乐此不疲。
 
  我最爱吃的就是——韭菜馅包子。那时候没有大棚,不像现在冬天也能吃到四季新鲜的菜蔬。那时想要冬天吃到韭菜,必须在秋天就开始准备,把新鲜韭菜洗净晾干,切成段,按一层韭菜一层盐的顺序均匀码在一个无油无水的陶瓷坛子里,坛口翻扣一个碗或其他能盖住坛口的家什,再和些麦秸泥封住坛口,放在阴凉处就可以了,过年的韭菜馅包子和饺子就有着落了。不知为什么,我对腌韭菜的封坛和开坛时刻格外关注,觉得很有意思,就像某种巫术,有点神秘兮兮的色彩。妈一系列的操作我都不放过,封坛时韭菜切多长(长了腌不透会坏,短了又会腌烂);盐放多少;碗要找和坛口严丝合缝的才好;和泥的软硬程度;开坛时怎样才不会让泥巴掉入坛中等等我都熟记心中。这种关注主观上不是为了学习生活技能,而是好奇被封的坛子里会不会长出妖怪,在开坛那刻是不是会像《神灯》里的灯神一样会从坛子里一缕烟似的冒出来,然后变幻成巨人……取出的腌韭菜颜色不再是翠绿色而是偏黑的墨绿色,腌韭菜的颜色虽然不鲜艳了,但开坛时冲出的韭菜香味儿那绝对是鲜韭菜不能比的,那是时间赠与的厚重的香气。调腌韭菜馅时就不能再放盐了,直接和腌好的肉块加调料拌好就可以包包子了。馅的咸淡取决于韭菜的咸度,而韭菜的咸度又要取决于腌韭菜人的经验、技巧和运气了。我们家的韭菜包子十有八九是咸淡正好,非常好吃的。现在没有人再腌韭菜,吃的都是新鲜的韭菜馅,但我还是常常怀念那口浓郁的腌韭菜馅的味道。
 
  现在生活好了,平时吃的都比过年好、讲究,甚至颠覆了过去扎堆吃、多油多肉的饮食习惯。吃已不再是过年的“刚需”,以前那种家家户户进进出出、忙忙活活、热气腾腾的场面不多见了。可我还是沿袭爸妈的老习惯,准备这,准备那,忙着,累着,欢乐着……不为吃,就为了那点“年味儿”。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第三方统计代码